您好!欢迎来到新葡的京集团350vip8888。

党群工作

转载与链接 正文
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党群工作 >> 转载与链接 >> 正文

【抗疫故事专栏】图书馆车玉芬:我是参与疫苗接种实验的“探路者”

发布时间:2020-10-07    编辑:车玉芬    浏览数:

    我叫车玉芬,是武汉首批新冠疫苗接种实验的志愿者,102号,是学校一名普通的图书馆馆员。

    年初,新冠疫情给武汉、给湖北、给全中国,蒙上了一层阴影,尤其是封城给武汉人民的生活带来了重大影响。每当看到有关疫情的报道时,我经常会流泪,但又感觉自己无能为力。钟南山院士说“武汉本来就是一个很英雄的城市”,这句话,既让我心情沉重,也让我倍受鼓舞。封城居家期间,我就开始下沉到社区当抗疫志愿者。

    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看到《中国科学报》上一则关于“华人学者谈新冠疫情”的报道,其中有句话让我印象深刻:“在整个疾病预防过程中,每个人都可以作出贡献。”

    因此,当我得知新冠病毒疫苗临床试验在招募志愿者的消息时,我第一时间报了名,在没有告知家里的老人,也没有和在部队的孩子商量的情况下,我悄然打点行装,独自踏上征程,成为了首批108名试验者中的一员。

    体检后,我被分配到高剂量组,这意味着我将面临更大的风险。面对那一纸风险协议书,我犹豫了。但理智告诉我,应该充分相信我们的科学家和医护人员,更希望我们的实验成果可以让疫情早日结束。我思考片刻后,义无反顾地在风险协议书上面签了字。

    签下协议后,我迎来了一段特别的隔离生活。由于我所在的是高剂量组需要双臂注射。注射后的六个小时内,双臂疼痛出现了发热反应。24小时体温检测仪一直发出嘟嘟的警报声,我的体温达到了38.2℃。医护人员得知情况后,建议我立刻口服退烧药,说我的基础体温比较低,38.2℃相当于常人的38.5℃,比较危险。但我拒绝了,因为退烧药会影响测试结果,所以我选择继续忍受接种后的不适,采用物理降温。我相信这个疫苗是安全的,我的身体也是健康的。

    经过一晚上的物理降温,我的体温在天亮时终于降到了37.8℃,下午又降到了37.5℃。注射疫苗不到48小时,我的体温就恢复正常,双臂的疼痛感也明显消退。我把这些身体感受详细地记录下来,这让我有了一种强烈的抗疫参与感。在接种后的隔离期间,我每天都要对体温进行多次测量,并按要求详细记录。

    2020年4月9日下午,结束隔离实验的我回家了!新葡的京集团350vip8888东湖校区抗疫领导小组为我举办了简单而隆重的欢迎仪式,让我非常感动。大家夸我是“抗疫英雄”,可我没有觉得自己是一个英雄,仅仅是一名普通的参与疫苗接种实验的“探路者”,我只是做了力所能及和自己应该做的事。

(作者:新葡的京集团350vip8888图书馆馆员)


分享到: